智能座舱的2019年终总结:华为、阿里、谷歌的系统级战争开启

  • 车智Michael Yuan
  • 2019-12-30 00:18:08
  • 0
  • 141

随着2019年进入倒计时,循例对汽车行业细分领域进行盘点。

随着2019年进入倒计时,循例对汽车行业细分领域进行盘点。
 
本文要盘点的是智能座舱领域,在2019年,智能座舱成为了比车联网更热的行业名词。一方面在于车联网概念的局限性,智能座舱则更能体现车内空间的价值;另一方面在于车联网一直缺乏明确的商业模式,智能座舱有着更广阔的空间。
 
智能座舱涵盖的范围更广,但,其中需要一个基础,这个基础在车智看来,就是一个车载操作系统,这个操作系统更多的是指中控台操作系统。目前来看,全球范围内的车载操作系统屈指可数,未来能在中国市场掀起波浪的,可能就三家。
 
分别是华为的智能座舱操作系统——鸿蒙Harmony OS,阿里巴巴的AliOS(或者称之为斑马智行系统),还有就是一个外来的和尚——谷歌的AndroidAutomotive OS。
 
至于其他基于Android改造的车载操作系统,就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内。在车智看来,现阶段智能座舱的战争一定是系统级的战争,任何没有核心系统能力的玩家,未来都面临着被淘汰的危险。
 
参考一下特斯拉的车载操作系统,完全自研自用,打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,为特斯拉的车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用户体验,让用户趋之若鹤。目前,特斯拉正在努力将中国的服务,嵌入到特斯拉的车载系统里,这就是车载服务的地域性特点决定的。
 
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,为何是华为鸿蒙Harmony OS、阿里AliOS和谷歌Android Automotive OS,是有机会在中国掀起风浪的。在过去的2019年,这三大系统,又发生了什么,又将如何影响行业的发展。


 

01

华为鸿蒙Harmony OS


 
在2019年8月9日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,余承东宣布推出万众期待的华为操作系统——鸿蒙Harmony OS。
 
按照官方的描述,鸿蒙Harmony OS是一款“面向未来”的操作系统,一款基于微内核的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,将适用于手机、平板、电视、智能汽车、可穿戴设备等多款终端。
 
按照计划,在2020年,2.0版本的鸿蒙Harmony OS将可在车机上使用。



 
在2018年10月底的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,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半年内再次解读华为汽车战略的时候,华为提出了基于“CC架构的”三大“平台+生态”的战略,其中涉及到智能座舱的平台是CDC智能座舱平台。
 
在CDC智能座舱平台上,华为将基于智能手机麒麟芯片(或将推车规级版本)+鸿蒙OS,打造智能座舱平台,除了提供娱乐服务,未来自动驾驶实现后,会有更多的乘客服务和安全服务。关于华为的CC架构和三大“平台+生态”,请点击《解读华为CC架构:“平台+生态”打造全新汽车未来》。
 
华为进攻智能座舱的核心抓手是计算能力——自研芯片,操作系统——鸿蒙Harmony OS,核心竞争力则是Harmony OS与其他智能终端的交互,包括手机、智能家居、可穿戴设备等等。
 
在智能座舱领域,华为率先推出了一个轻量级的应用——华为HiCar,这被华为定义为2.0版本的映射功能,除了可以实现类似苹果CarPlay或谷歌Android Auto的映射功能外,HiCar最大的特点在于硬件互助,简单理解就是车机可以调用手机算力、还可以调用其他的外界硬件设备,特别是I/O的传感器和交互设备等。

今天,搭载HiCar的新宝骏RC-6正式上市。关于华为HiCar白皮书,请点击《华为发布智慧车载解决方案HiCar生态白皮书【PDF】》。
 
很明显,HiCar只是华为智能座舱战略的餐前小吃,真正的主菜是CDC智能座舱平台,车用版的麒麟芯片+鸿蒙Harmony OS操作系统。当汽车、手机、智能家居、可穿戴设备等都使用了鸿蒙HarmonyOS操作系统,会让消费者得到不一样的用户体验。
 
这种用户体验,是有可能超越目前特斯拉能够给用户提供的用户体验。
 

 

02

阿里AliOS(斑马智行)



如果说2015年,阿里与上汽共同出资10亿成立持股比例50:50的斑马网络,是阿里智能汽车战略的开端,那么2019对于阿里的智能汽车战略来说,应该是划时代的一年。
 
因为这一年,阿里如愿以偿的成为了斑马的大股东,并且对其进行重组,将阿里的AliOS资产注入斑马成立新斑马,并且空降了原阿里YUNOS(AliOS前身)的总裁张春晖与斑马CEO郝飞,共同出任新斑马的联席CEO。
 
在完成了重组后的新斑马,在两天前宣布与共和国的长子——中国一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双方将以斑马智行系统为基础,打造面向未来的下一代智能网联汽车。
 
对于阿里而言,其与上汽合资的斑马,打造了第一款互联网汽车——荣威RX5,并且获得了市场的认可,RX5的月销量一度超过2万,即便是今天,月销量也是超过1万。RX5的成功,也成就了斑马网络。



RX5热销之后,上汽自主品牌,包括名爵、大通等,其旗下新车型,纷纷搭载斑马系统,另外,斑马网络还和东风雪铁龙、长安福特、观致等合资、自主品牌进行战略合作,为这些品牌提供定制化的车载系统。
 
随着新斑马与一汽达成战略合作,在不久的将来,我们应该能够看到搭载着斑马智行系统(本质上是定制化的AliOS系统)的红旗上市。
 
对于阿里而言,成功拿到斑马的控制权,是其投入资源发展斑马的前提,这一步在2019年已经成功实现了。接下来的2020年,就看张春晖如何带领斑马,一步步实现阿里的智能汽车战略意图了。
 

 

03

谷歌Android Automotive OS


 
在2019年,谷歌的车载操作系统AndroidAutomotive OS,首次搭载在量产车型——Polestar 2上,这是沃尔沃旗下独立的纯电动高端品牌,Polestar 2是一款对标特斯拉Model 3的车型。
 
在2019年5月举办的谷歌开发者大会Google I/O 2019上,在2017年发布的Android汽车操作系统Android Automotive OS,成为了今年开发者大会的主角之一。
 
在5月1日,谷歌在Android开发者官方博客上,撰文宣布数百万的开发者可以为AndroidAutomotive OS开发应用程序。作为一款原生的操作系统,让谷歌和车企都有着非常广阔的空间,更重要的是,汽车制造商允许Android汽车操作系统与底层汽车系统紧密结合,车主将能够使用助手来调整气候控制、管理电动里程,以及做其他需要系统集成的事情。



在Google I/O 2019大会后,第三方开发者将能够开始为Android Automotive OS创建媒体应用程序,之后将是通信和其他软件。谷歌仍将以安全的名义,对那些希望进入Play store的以汽车为重点的应用程序,保持与Android汽车应用程序同样的严格控制。
 
谷歌的车载操作系统Android Automotive OS,得到了众多的国际车企的支持,包括了沃尔沃、通用、日产-雷诺-三菱联盟等,有统计显示,宣称要使用Android Automotive OS的汽车品牌销量,占据全球汽车销量的50%以上。
 
在中国市场,有消息显示,博世正在为上汽通用在2021年量产的车型搭载的Android Automotive OS正在进行本土化的改造服务。是的,对于车载操作系统而言,本土化与汽车底层交互两个方面,是开发者们的机会。


在2019年,智能座舱迎来了真正的巨头级的车载系统的战争,在2020年,战争可能还不会白热化,但必然是在悄然进行着,能参与这场战争的巨头不多,对于创业者或者开发者而言,可能需要静候的是,系统生态建设的机会。